一直蠢蠢欲动的出国之心,在老婆本次澳大利亚墨尔本出公差的刺激之下,终于转化为了足够的行动力。

话说出行容易,准备难,尤其是出国这种我完全没有概念的事情。先是网上一通调查,基本弄清楚了需要的材料,以及申请材料的流程。对于签证,澳洲真的是非常宽松也非常简单,有英语基础的个人完全可以自己办理。比较难的可能就是所有材料都要提交中文和英文双语版,要说口试或者笔试还好,可是一部分,比如户口和房产证这种专业型词汇比较多的,实在不知道怎么翻译啊。网上也没有范例。

我拿着户口、房产证、身份证、银行3个月资金流水(招行专业版导出打印)、填好的申请表就去了东直门的银座,话说地方还是挺好找的,一层很大一片都是,1楼和墙上都有指示。接待的是个很pp的mm,说话很温柔,让我紧张的心理放松了不少。mm检查完中文材料表示没问题,但是英文版不可缺少,说提供翻译服务,每页纸80元,我户口3张房产证4张合计7张就是560元,还是有点小贵,anyway,她说会把翻译结果发到我邮箱,我想想以后去其他国家也都用得上,就用他的翻译也正规些。

提交完材料后,会给一个申请编号,剩下的就是等着邮件和短信通知就好了。话说EMS签证后的护照真是贵,我选择了自取,地铁才2元嘛!排队的人不多,办理窗口不少,我下午去,不到1个小时就排队+办完了。出来的时候心里很欣慰,自己搞定了出国的所有事情很有成就感。第一次出国就非常顺利,可惜我只是看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后面的结局……

看了下时间间隔,写博的频率越来越低。

自从space被转到wordpress后,更因为被盾掉的原因不再上,今天突然发现居然解禁了,真难得!

说起来,写博本来是为了记录生活状态,就犹如我现在看以前的照片和文章,有一种看老电影的怀念感。不写,并非无事可写,相反,这几年发生的事情比以前多了很多。以前除了上班就是玩,日子过得单纯而又惬意,如今会考虑工作,考虑赚钱,考虑家人,考虑未来,考虑很多相关的东西,于是在写博的时候就觉得很复杂–我到底从哪一点开始下笔呢?莫若搁置,待日后有时间的时候再写吧。久而久之,发现要写的东西越来越多,犹如面对一大盆饭,难以鼓起吃完的勇气,慢慢的就疏于写博。

当然写这篇的目的不是为了在最后宣布我要开始更新,其实我依然是一只懒狐狸。写博就像是系统的日志,总是先做了事,再记录,如果不记录,事情也依然要做,正如生活就在那里,不来不去,躲也躲不过,不论我写还是不写。在越来越复杂的生活中,挤出一点时间写出这篇文章,确实是不容易啊!

最近太背了,rp都白攒了。

昨日感觉咽喉不适,结果早上6点多居然疼醒了,咽口水和吸气也痛,于是爬起来上skype给公司请假,8点多骑车出发去中关村医院,拿医保蓝本,挂号,看病,驾轻就熟,医生都是我年前看的那个于大夫。

大夫检查了下,跟以前差不多,但是更严重,是急性扁桃体炎,给开了口服的药和青霉素,让我下楼做个皮试先。

我想着以前小时候在沙市一医和同仁医院都打过青霉素啊,不用再试吧,到了注射室,护士埋头开始配药,我小心的说,这个疼不疼?护士mm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回答道“疼”…偶小声的说,那可不可以轻点?护士鄙视的看了我一眼,一语不发,举针就扎。说时迟那时快,我迅速一个狮子摆头,把脸冲向墙那边,不看她下手。哇咔咔咔咔,打吧打吧,我不怕不怕啦~~不怕不怕 不怕啦~~~

打完让出去坐20分钟看反应,半个小时后,不疼不痒,打针鼓起来的包基本都消了,护士mm盖了个章就跟88了。感觉挺亏的,本来就不过敏,还要被多扎一次,而且这皮试居然是自费,怀着后悔的心情,我来到了输液室。

一眼望去,满屋的老头老太太啊,一个MV都没有,我还是掏出手机继续看我的盗墓小说吧。挂上吊瓶,护士mm就走了。结果才过了大概5分钟吧,我就觉得手机看不清楚了,而且世界开始流动。嗯,怎么形容呢,大约就是小说里面破碎虚空,动漫里释放查克拉or霸气时候的感觉吧,眼前的一切像水波一样开始流动,跑过来的护士似乎在跟我说话,我模模糊糊能听见她们问我的感觉,但是听不见自己回答的。一个护士给我的右手绑上血压计,其它几个护士跑了出去。这时我深深体会到了电影里面,一个人失去意识前,镜头里面表现的那种逐渐糊糊的过程。我的眼睛慢慢看不见了,隐约听见旁边的护士说血压降到40了,快。

然后有人把偶抬上了刚拖过来的病床,然后一个护士举着吊瓶,大家跑步把偶推进了观
察室抢救。

后来发生的不清楚了,有意识的时候是被插入氧气管,这时候我已经迅速恢复着视力和听力,旁边量血压的护士说血压回到55/90了。我对着插氧气管的护士说,这个管子怎么这么臭?护士mm鄙视的看了我一眼,说这是氧气!我羞愧的没有回答,记得以前高考,在沙市三中门口吸氧的时候,没这么臭啊,不过算了,我也没力气反抗,现在全身酸软,只能勉强抬起一只手。

具体惨样如下图所示

hospital1

护士们都走了,告诉偶有事按床头的铃。我一个人静静的躺着,看着窗外耀目的阳光,身上掌握着我生命,不停滴下的吊瓶,以及白色的墙,翻滚的氧气筒,心想“第一次有这样的体会,我怎么可以不记录下来呢?”于是我掏出了手机,用剩余的力气,拍下了三张照片,以作博客发日志之用。

hospital2

奇怪的氧气筒,里面是绿色的液体,不停翻滚出很多气泡。

hospital3

最后到12点,终于打完了,期间护士mm来收急救费,我也没力气,把钱包给她自己拿,然后她把找钱和单子塞回我包里。

走出观察室,等母狐狸一起吃饭。然后回医院找医生换药。

换药的过程居然持续了一个半小时,让偶不得不鄙视医院的医疗系统。看病付钱开药,顺着来很容易。但是像我这种收一部分钱,退一部分,再新增一部分,系统就非常难以处理,几个办事人员都不知道怎么办,意见也不统一。于是我被在药房–收费处–大夫三个地方之间来回踢皮球盖章,搞得最后我也不知道怎么算的,反正就认准所有费用都有单子,我反正全额报销。唉,出于职业习惯扫了一眼电脑屏幕,医疗系统貌似是某个弱弱公司用delphi开发的,很多控件都还是delphi默认的。

走出医院大门已然2点多,看着手中新换的价格十倍于青霉素的克林霉素注射剂,和外面明媚的阳光,偶哼着小区就回家鸟~~~

中软资源,是中软国际下属子公司,主要做欧美外包业务,这次在猎头Sarah推荐下,决定去尝试一把。(这是我认识的第4个Sarah,猎头都喜欢叫Sarah么……)
地点可真偏啊,在厂洼中路,附近没有什么公交站,面完出来就找到一个534路,偶本来在google地图上查的是坐运通103过去,然后步行700多米,就到了欣正大厦。结果坐了103在魏公村西口下了,发现!居然地形跟google地图上查的不一样!God!为啥我总是避不开这迷路的命运!!who can save me…….哭泣
无奈打车,没坐2分钟,就到了。。。上楼后,发现后面呼啦啦跟着10几个人,貌似都是吃饭归来的,周末这么多人加班?看来外包公司果然都是很辛苦的啊
找到了接待面试的HR姐姐,照例先来一套题,旁边已经坐了5个人在答了。唉,都这样,永不停息的求职。题目打开一看,太厚道了,没有软通动力、佳能和飞信面试题里面那么多的,什么构造函数里面一堆委托事件,实现父类接口或者抽象类等,最后让判断到底输出啥的绕来绕去的代码。也确实,根本没人会实际在编程时写那些迷惑性代码,考这种题的实用性不大。不过题目的量可真是不小,题目两张纸,分6大块,答题纸4张,我最后全部写满了。
6块的第一块,是关于.NET的,有一些常见的,比如传值方式有哪些并描述应用场景,验证方式有哪些及应用场景,抽象类和接口的区别及应用场景,其它的忘记了。大约有10题,大部分还是比较好答的,都是很实际的,如果开发过一些系统级东西,都会遇到的问题。但其中有两个static variable和HttpContext.Current.Items确实没有注意过,根据字面猜测性回答了一下,cache和session cookie的区别也不是很确定。验证方式就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