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回去了

取包裹,见朋友,顺便BG大学同学。
结果路上意外遇见了老谭夫妇,当年对面床的老龄光棍男啊,现在居然傍上了海龟师姐,佩服佩服!~~~敲诈完他一杯珍珠奶茶,去买妮维娅和见小光。
晚上跑到小胖寝室,正好抓到雷总做卫生,这厮常年不扫地,一听说今天在他寝室集合,故意收拾柜子打扫地面人前人后的忙,明显是做给大家看的,强烈鄙视
鹏懿培哲滨明晓霄,9个人大吃一顿,说大吃其实主要是小胖吃,菜还没上小胖就开始大吼上饭上饭,湖南人这么生猛啊!饭店很有意思,在大门上贴了个醒目标语“本店恕不接待日本人!”,就是从这标语选的这家。酒一共也就只喝了8瓶,嘴一直没停,大家天南海北地聊着,身边的人不相关的人,反正越八卦越high,呵呵。
才知道大家都混成了研究生老油条;才知道辉哥在清河,做着程序员或者销售员,完不能法想像;才知道花花等人都在北京工作;才知道原来最关心的还是钱;才知道大家都变得这么会敬酒和说客套话了;才知道时间过得这么快,不知不觉都长大了。四年前一路问路去北航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四年前在北航校内迷路的丑闻至今被人耻笑,还有好多事情都储存在了一晃而过却无法磨灭的记忆深处。。。
什么时候能聚齐所有人,再点评当年的事情呢?

新冰店很有feeling

本来去过一次,可能只顾和青云斗嘴,没有仔细体会。

今天晚上一个人去,坐在简单而又细心布置的房间里,狭小却并不拥挤,热闹却并不嘈杂,墙上的画很幼稚但很可爱,桌上的花很孤单但很美丽。

吃着冷冷的冰,回想着往事,配合店里浪漫的音乐,让我想起来小美的那首《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miller说要考研了,真说开学再回来,yuyo说要在家休息,阿钟说好忙你自己去玩,花姐说换宁波号了,媛媛说换厦门号了,韩说换武汉号了,kelly说还想在家里玩,松鼠回家准备出国了,丹说要准备发表论文了。。。总之大家都走了,剩下偶守在这里,守着一个人的冰店

 

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演唱:江美琪

 

这里的空气很新鲜

这里的小吃很特别

这里的lette不像水

这里的夜景很有感觉

在一万英尺的天边

在有港口view的房间

在讨价还价的商店

在凌晨喧闹的三四点

可是亲爱的 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我们有多少时间能浪费

电话再甜美传真再安慰

也不足以应付不能拥抱你的遥远

我的亲爱的 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一个人过一天 像过一年

海的那一边乌云一整片

我很想为了你快乐一点

可是亲爱的你怎么不在身边

在一万英尺的天边

在有港口view的房间

在讨价还价的商店

在凌晨喧闹的三四点

可是亲爱的 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我们有多少时间能浪费

电话再甜美传真再安慰

也不足以应付不能拥抱你的遥远

我的亲爱的 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一个人过一天 像过一年

海的那一边乌云一整片

我很想为了你快乐一点

可是亲爱的你怎么不在身边

7月4日 散伙饭

明天就是毕业典礼,四年来共同生活的同学们就要各奔东西了,不舍又不可抗拒,如果可能真希望生活就这样一直保持下去。
晚上去郭林吃散伙饭,一开始的气氛很开心,领导向大家敬酒祝福,偶攒着劲找借口灌袁卫星,避得他借口嗓子疼跑到别桌去坐,小鬼醉得到处要酒喝,猪头被灌得自己主动拿瓶子喝。可是。。。。。。。。当尾声逐渐来临,酒席越来越安静。更多的干杯取代了聊天,更多的拥抱替代了语言,气氛不可抑制得朝伤感的方向发展。班长开始站起来向全班敬酒,大家默默的举起酒杯,站着听他讲述四年来发生的一切,回忆如电影快进一样在脑海中逐渐闪过。房间里安静的连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偶们听着他的声音从清晰到模糊,当他哽咽着说完谢谢干杯时,偶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拼命的喝酒,想要掩饰自己的丑态,可是怎么止都止不住,泪水一个劲的往外跑。。。。。。。。。。。。。。。。。。
四年来开心和不开心的事,喜欢和不喜欢的人,都让他见鬼去吧!!!!!!!!

善有善报

平时注意攒RP的后果,就是断网了还能找到人给偶免费开上网代理,哈哈
不知不觉就7月3日了,还想和丹多玩几天,不过万恶的东航真是催命啊,可能验房都要提前申请了,不然也许来不及办完所有手续拿学位证毕业证。顶着太阳为她选了一下午礼物,还是不满意,这些精品礼物店真是,卖些那么俗的,第一家看到的东西在后面几家还是能看到,送人送重了多尴尬,应该都卖孤品,然后让别人淘合适的嘛。明天照完毕业照,然后就是跟不同团体吃饭喝酒,都没什么自由时间出去玩了。可恶的熊熊,把偶放地上的编织袋咬坏了,还要去买新的………

不方便上网了,发布时间以文中时间为准

6月29日
晚上同学过来住,霸占了偶的床55555555,临晨找到miller过去住,到现在才回来写。
早上8点半就早早醒了,虽然知道没那么快,不过还是想去那里看一下自己论文,免得被问到不会的问题,心里总有一些莫名的担心。
到了之后发现一半人已经到了,而偶被派在了第12个。等待是漫长的,虽然在中期答辩时偶已经习惯了,大家依旧的聊天开玩笑,说着无关紧要的废话,几年来的习惯使得大家都没什么共同话题,空气中似乎有一堵透明的墙,彼此的心刻意或不刻意得保持着距离。1个多小时后轮到了偶,娟姐果然是电脑盲,象征性的翻了下论文,然后就跟老徐讨论中午去哪里吃饭的问题。丁力说,没事你说你的。无视就无视吧,给偶过就行。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用专业的词汇来介绍偶的作品以便减少他们的提问空间。时间很快就过了5分钟,随着娟姐的放弃,丁力开始问一些诸如能不能点,论文里的这个功能能不能实现之类很没技术含量的问题,偶用问一答十的方法拖延着时间,不管他有没有问都尽量回答详细和考虑各种情况,在10分钟后,偶被无情的扔了出来。曾经可以说憧憬或者向往的毕业答辩,大学时代的总结,就这样结束了,仿佛还有许多话想说却说不出来,有点不甘心但也无可奈何,让偶去做那些专业的东西未必能回答他们的提问。无论如何,一生只有一次的大学生涯就这样结束了。
6月30日
本来应该今晚写的,但实在没想到会这么晚才睡,已经7月1日临晨4点了。不知道为什么,像疯了一样只是想用力发泄,想要踢球,想要扔铅球,想要做俯卧撑,想用力放出积压的所有不满和郁闷的心情。球场已经有人5v5了,就选择了跑步,顾不得要做有氧的慢跑,也不顾别人奇怪的眼神,只是在场边一个劲的狂奔,让肌肉绷到最紧,一直跑到全身无力。回到屋里,整个人都要虚脱了,刚站起来就跌坐到地上,把上身冲下让血液流向大脑,还是觉得恶心和晕眩,连着吐了三次,终于轻松了一些,慢慢挪到楼下,实在走不动了,在路边半睡半醒了半个小时,有力气去超市买了点甜冷饮才终于恢复过来。以后不能再这样自虐了,好难受。
7月1日
今天开始办离校手续了,排的队很长,但觉得很冷清。学校都是离别的气氛,要走了真有点舍不得,四年的生活一转眼就过去了。还想去图书馆看书,还想去三号楼自习,还想去二号楼上网。还想去主南做实验,还想去系楼开会,还想去主M吹空调,还想去主楼地下室参加协会活动,还想去学术交流厅看电影,还想重新体会酸甜苦辣俱全的大学生活。晚上跟丹在喷泉聊了好久,过了午夜都没发现,背后的草坪上一直有人在喝酒唱歌,好伤感,这样的感情,分别时应该会哭吧。回来时俩哥们喝得摔倒在电梯,至今还没醉过,是不是临走前体验一把来让自己圆满捏,嘻嘻!
最近因为退网,暂时不怎么能来发了,先写在电脑上,有空到网吧了再发。
7月2日
今天是来北京后仅有的几次出游,不过和丹一起真的好开心,玩了一整天,累的要死,总有说不完的话,分享不完的开心。可惜要离开北京了,回想起来她可能是最和偶合得来的了。也有一些同学和朋友在北京,可是总觉得之间有一层放不开的隔阂,渐渐失去了联络,没有了共同话题,也许这就是性格相投。不管怎样,希望还能再见。晚上的版聚实在不想去,被拉去见了几个人就回去了,如果让偶选择,宁愿这样对着一个真人也不愿意聊着QQ上的多人。网络永远无法代替现实的感觉。

恶魔终于被消灭

小袁毕竟还是功力不够呀,终于被偶打败了,瓦咔咔~
虽然之前被为难,但天使狐也8是吃素的,既然恶魔完全没有任何技术上的支持,就说明他只会从结果判断偶的出招。在此华丽的思想下,小狐使用了HTML伪装术以静态网页来代替动态ASP并以高级外交术说服恶魔,取得时间上的延缓。然后召唤出百度大神,祭上诸多网络资源华丽得合成了足以吸引恶魔猿目光并使其判断力下降50%的超级作品。小猿不愧是教授和博士级别的究级恶魔,竟然从内容上看出了偶的单薄处,但偶是按着任务书上恶魔亲手写的准则来的,虽然没有完成一统近10年来从505专业出道的江湖人物名单的任务,不过功能已经实现了,随着毕业死神的临近,恶魔已经没有时间继续对天使进行压榨,添加内容就交给下一届遭恶魔毒手的可怜人去吧。等明天B4完那帮欧积桑,狐狸就毕业啦
The End…
画外音:狐狸·奥特曼终于打败了来自银河系边缘的怪兽袁孟斯特,他又将迈向新的旅途~

不得不愤怒一下

先是熊熊-邱波养的那只狗在楼层流浪,不养就不要害它,天天在外面游荡,被这个吓那个吼的。偶不喜欢养宠物,但如果养绝不会让它这样自生自灭,又没人洗澡,也没人喂东西吃,老在垃圾堆里翻东西。见到人就围上去,其实也没什么意思,就是要吃的或者要陪它玩,那帮缺德的就喜欢吓它,似乎看到它恐惧的叫就觉得开心,真是变态!!!来世都投胎当狗去好了!
接着又是跟赵新平这贱人有关,平时一副很爱干净的样子,自己床上都不放穿过的衣服,吴迪没脱衣服上去躺一会都吵架。结果偶一不在,不洗澡穿着鞋就睡偶床上,好像就当偶去死了再不回来的,难道别人床不是床,在自己床上穿衣服就脏,一身汗臭躺别人床上就干净了?!MD,原来研究生来讨论电费,就好像和自己无关,“你和××去说”“这我管不着”叫得比谁都响,结果一看到通知返还电费,跑着过来问看到没看到没。还犹豫着说“你去啊?”好像偶会贪污一样,要不是把研究生GG们气着了,能让偶来管电卡么?不是还隔一天么,发钱的时候突然就变得积极了?典型一小人,日了
算了,想多了郁闷自己,突然发现日志编辑的选项多了好多,连原来的“EDIT IT”那个都不需要了,嘻嘻。好多天没更新了哦,等明天答辩完要完成偶的回忆录。

当天使狐被恶魔猿打败后

事情的开端是恶魔猿在外乱许承诺,天真善良的天使狐一时头脑发烧相信了他的谎言,于是,不幸的狐狸中了恶魔的诅咒,被抛进了白垩纪的海淀区学院路37号。但是勇敢的小狐没有自甘堕落,他苦练着ASP绝技,同时自学着数据库轻功,期待有一天能拜托魔爪,回到21世纪的火星。日复一日,日再复一日,终于被小狐熬到了答辩大帝的来临,他误以为能逃出火坑。但现实是残酷的这句话有一次显示了他的魔力!当他拿出修炼多日厚达34层的综述内丹,恶魔袁只轻轻说了一句:“在这片课题的土壤上,只有网站建设的装备才能发挥作用,你那个顶多只是使出奥义‘论文’的条件装备而已,这周三再准备接受我的挑战吧”。可怜的小狐狸瞬间被剥夺了言语功能,只好在心中默默打点并太阳着面前的恶魔。。。

如果你以为恶魔取得胜利,那你就像相信格德米斯会打败克赛一样错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

毕设之余喘口气

灌水休息下~

毕设是辛苦的,之前是懒惰的,时间是紧迫的,熬夜是难免的。

完成是奢望的,小袁是会怒的,办法是没有的,死磕是必须的。

人生是美好的,生命是宝贵的,跳桥是错误的,答辩是会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