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一日游

最近太背了,rp都白攒了。

昨日感觉咽喉不适,结果早上6点多居然疼醒了,咽口水和吸气也痛,于是爬起来上skype给公司请假,8点多骑车出发去中关村医院,拿医保蓝本,挂号,看病,驾轻就熟,医生都是我年前看的那个于大夫。

大夫检查了下,跟以前差不多,但是更严重,是急性扁桃体炎,给开了口服的药和青霉素,让我下楼做个皮试先。

我想着以前小时候在沙市一医和同仁医院都打过青霉素啊,不用再试吧,到了注射室,护士埋头开始配药,我小心的说,这个疼不疼?护士mm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回答道“疼”…偶小声的说,那可不可以轻点?护士鄙视的看了我一眼,一语不发,举针就扎。说时迟那时快,我迅速一个狮子摆头,把脸冲向墙那边,不看她下手。哇咔咔咔咔,打吧打吧,我不怕不怕啦~~不怕不怕 不怕啦~~~

打完让出去坐20分钟看反应,半个小时后,不疼不痒,打针鼓起来的包基本都消了,护士mm盖了个章就跟88了。感觉挺亏的,本来就不过敏,还要被多扎一次,而且这皮试居然是自费,怀着后悔的心情,我来到了输液室。

一眼望去,满屋的老头老太太啊,一个MV都没有,我还是掏出手机继续看我的盗墓小说吧。挂上吊瓶,护士mm就走了。结果才过了大概5分钟吧,我就觉得手机看不清楚了,而且世界开始流动。嗯,怎么形容呢,大约就是小说里面破碎虚空,动漫里释放查克拉or霸气时候的感觉吧,眼前的一切像水波一样开始流动,跑过来的护士似乎在跟我说话,我模模糊糊能听见她们问我的感觉,但是听不见自己回答的。一个护士给我的右手绑上血压计,其它几个护士跑了出去。这时我深深体会到了电影里面,一个人失去意识前,镜头里面表现的那种逐渐糊糊的过程。我的眼睛慢慢看不见了,隐约听见旁边的护士说血压降到40了,快。

然后有人把偶抬上了刚拖过来的病床,然后一个护士举着吊瓶,大家跑步把偶推进了观
察室抢救。

后来发生的不清楚了,有意识的时候是被插入氧气管,这时候我已经迅速恢复着视力和听力,旁边量血压的护士说血压回到55/90了。我对着插氧气管的护士说,这个管子怎么这么臭?护士mm鄙视的看了我一眼,说这是氧气!我羞愧的没有回答,记得以前高考,在沙市三中门口吸氧的时候,没这么臭啊,不过算了,我也没力气反抗,现在全身酸软,只能勉强抬起一只手。

具体惨样如下图所示

hospital1

护士们都走了,告诉偶有事按床头的铃。我一个人静静的躺着,看着窗外耀目的阳光,身上掌握着我生命,不停滴下的吊瓶,以及白色的墙,翻滚的氧气筒,心想“第一次有这样的体会,我怎么可以不记录下来呢?”于是我掏出了手机,用剩余的力气,拍下了三张照片,以作博客发日志之用。

hospital2

奇怪的氧气筒,里面是绿色的液体,不停翻滚出很多气泡。

hospital3

最后到12点,终于打完了,期间护士mm来收急救费,我也没力气,把钱包给她自己拿,然后她把找钱和单子塞回我包里。

走出观察室,等母狐狸一起吃饭。然后回医院找医生换药。

换药的过程居然持续了一个半小时,让偶不得不鄙视医院的医疗系统。看病付钱开药,顺着来很容易。但是像我这种收一部分钱,退一部分,再新增一部分,系统就非常难以处理,几个办事人员都不知道怎么办,意见也不统一。于是我被在药房–收费处–大夫三个地方之间来回踢皮球盖章,搞得最后我也不知道怎么算的,反正就认准所有费用都有单子,我反正全额报销。唉,出于职业习惯扫了一眼电脑屏幕,医疗系统貌似是某个弱弱公司用delphi开发的,很多控件都还是delphi默认的。

走出医院大门已然2点多,看着手中新换的价格十倍于青霉素的克林霉素注射剂,和外面明媚的阳光,偶哼着小区就回家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