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没事测试杀毒软件

目标是卡巴斯基,F-port和NOD32。
卡巴斯基虽然进入国内还不太久,但已经享有了很高的声望,毕竟世界排名第一。F-port是来自冰岛的杀毒软件,把它列进来是因为在杀毒评测里它仅次于卡巴斯基排第二名。NOD是最近刚看到的,据说得了国外很多权威机构的大奖,通过了xxx检测一类。
界面上卡巴斯基是最华丽的,当然占用资源也多,那两个都是分成了很多级,光启动控制台只有几个常用选项和目录,详细的要进入其中,操作要繁杂一些不过资源占用少很多,不过F-port是英文的,比起那两个有中文或者汉化的差一些。
杀毒测试是从网上下的最新病毒测试包,共25个病毒范本,之前三个软件都升级到了最新病毒库。要提到的是卡巴斯基采用key认证,只要有合法key就可以在官方服务器上升级,有效期一年。F-port是免费的,服务器速度还不错跟其它的一样。NOD是采用用户名密码的方式认证,但是在http://rav.xxjp.org/nod32/可以查到最新的账号密码。
查杀结果为卡巴斯基查出19个,F-port查出17个,而呼声很高的NOD32居然只有11个,偶看别人的结果都是诺顿瑞星最多,卡巴斯基第二,接下来就是NOD32的,把检测未知有危险的选项(默认关闭)打开后,多了3个也仅为14个。虽然满足偶与众不同,占用资源少,界面美观,免费升级等一系列要求,不过能力低下还是放弃算了。
p.s.西门的西点屋很好吃,而且便宜。

这就是青春期骚动症!

同年龄层的聊天,不管怎样都会牵扯到有没有恋爱上。其实偶并不排斥讨论这种话题,但连着甚至同时跟4个人聊这个就很无聊了,不时复制粘贴跟这个人说的给那个人。有也好,没有也好,都不应该是强求的,即使击败了一堆人征服某个PPMM,那难道就是所谓的爱情吗?偶不认为,只是大家都到了这个敏感的年纪,所以互相猜测和比较,真正成熟的感情是无须顾及他人的,自己满足就好。
p.s.喜欢巧克力,薯片8好吃:(

纪念大航海时代

一个在偶接触PC游戏时陪伴至今,常驻硬盘的经典游戏。昨天准备删掉于是重新安装玩一遍,突然想起大航海五遥遥无期,如果再也没有了大航海,该去哪里冒险,去哪里实现梦想,去哪里找回失去的时光呢。
初玩游戏沉迷于霸者之证的收集,以击败了多少商会和自己的舰队多么厉害为荣,通关多次以后,更专注于宝物的收集(虽然至今没有收集齐过所有宝物),事隔多年当偶重新从硬盘里翻出它时,却是被剧情所吸引。完全以游戏中脚色去体会一场冒险,一场人生的挑战。试想如果自己是柏格斯统,为了祖国强盛,立誓建立最强的海上舰队是如何的豪情壮志。人物的唯美画风在如今的游戏中也不多见,配合上游戏的气氛恰到好处。最喜欢的玩的最多的是当初第一次建立的人物-拉菲尔·卡斯特罗,与其说是先入为主的观念,不如说是羡慕他的生活,那种偶向往、憧憬却无法获得的生活。进入初始,几声悠长的海鸥鸣叫,起伏的海浪拍打,将镜头转向葡萄牙首都里斯本,16世纪建筑下一位翩翩美少年正和朋友打闹。突然被要求一起出海,少年心中的火种仿佛被触动了一下,当弗里奥大叔拿出30000金币并带领大家一起向着外面的世界踏上冒险的征途时,火种彻底变成的熊熊燃烧的梦想-造更大的船,征服更广阔的海洋!多年以后的霍华德·休斯不也是基于同样的想法,男孩子总是会被这种遥不可及却鼓舞人心的念头所诱惑。
拉菲的经历无疑是最丰富的,有弗里奥这位细心大叔的教导,还有杰拿斯·帕沙和格尔哈特一批伙伴的全力支持,甚至早期有海雷丁的庇护(和上海滩里许文强和丁力早期被当未来的竞争对手一样培养如出一辙)。后期可以发现非洲的人口贸易,同盟的背叛,新大陆的两强之争,印度洋佐伯·伍丁的帮助,东南亚普雷得依商会的诱惑,还有东亚李华梅的邀请,以及北海克里福德的痴情。还有许多的人物,他们和真实生活中一样,为了守护自己的想法而战斗,每次都让偶不忍心用战斗解决一切。
在伦敦,看到克里福德与心爱的人一见钟情却由于门户之见无法在一起让人伤心,即使手握最强大的武力,却无法守护自己的幸福,悲伤的他站在门口背对公主,却没有转身的勇气,就这样继续努力打胜仗,只为在庆功会上能远远的看到心爱的公主。
海盗女王-唐埃斯坦巴·卡特琳娜  一位本该是千金小姐的海盗。因为误杀自己的哥哥,无奈逃离巴塞罗那加入海盗,拥有十艘楼船和上千名手下,打遍了南大西洋抢劫了大批的船队,而那些企图和她争抢地盘的英国海盗也都在她的剑下变成了冤魂,但这位海盗女王,也有自己的准则:她从来不曾袭击过一艘西班牙船只,还经常救助那些落难的西班牙商船,在她心中无时无刻不在思念自己的祖国,当时的海上霸主英国对这位“海盗女王”甚感头痛,于是就向西班牙政府施加压力,要他们帮助消灭卡塔琳娜,在第十年头,卡塔琳娜队伍被西班牙舰队击溃,而这位绰号“火の女郎”的小姐也被带回马德里受审,经过一审判决判处死刑,但国民一致认为她是无罪的,这件事惊动了国王菲利浦三世,在他的干预下法院重新审理了案件,最终将卡塔琳娜无罪释放了,不仅如此,国王还亲自召见了这位“西班牙的英雄”,赏赐给她“大笔的金钱和封地”。卡塔琳娜一直住在那里,终生未嫁。
还有新大陆遭遇的爱情,蒂雅一族为了复兴而做出的努力,这些都让人感动,但偶想,在拉菲尔的心中,这些都比不上多年以前,在里斯本的那个码头,面对卡鲁缇拉号时,心中所浮现出来的景象来得震撼人心。
--附上这张图片,缅怀偶的大航海时代,以及网吧里度过的快乐时光。
画面中的拉菲尔,异常平静,耳中完全没有库拉乌迪·马奈乌斯的欢呼声,面对大海而立的他,眼中看到的是:整个未来!